富康天宝大景区观后感四百字-观后感300字

首页 > > 时间:2021-01-13 标签:常识,导演,不同

富康天宝大景区观后感四百字-观后感300字

《SlumdogMillionaire》(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一部献给孟买的影片,一部关于梦想的电影”,导演是英国名导DannyBoyle,是风靡全球的《Trainspotting》(猜火车)导演。在我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并不知道是他执导的,但在序幕拉开之后我却带着“谁是这部电影的导演”的悬念,激动颤抖着至影片落幕。今夜,我将以这段文字,来纪念这一次深刻的影音旅程。

啊,此刻那印度音乐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便又重见杰玛坚毅的目光和他眼里深深的嘲讽。

这是一个被谎言蒙蔽的世界,揭开这层薄薄的面纱,即是你们一直最想看到的真相,但这真相会刺痛你,震惊你。正如杰玛在拳脚之下对那对美国夫妇旅客所说的,“你想看印度最有代表性的东西,这就是了!”那刚硬的童音里,赤裸裸的是印度贫民窟人民,或是全世界底层人民最愤怒的呐喊,最喷薄的爆发,对虚伪世界、强权与不公平的沉痛的控诉!只是一句话,却分明让人感受到那清坚话语里的血与泪,怒与悲。Boyle对细节和对白的掌握和拿捏,在在是简约却深刻的。

是的,正在这一刻,在地球的某些角落,还有枪声,还有战争,还有硝烟,还有无数无辜、本可以安居乐业的百姓在枪火之中战战兢兢地,艰难地生存着。祈求远离流弹,祈求两餐温饱,祈求不要在睡梦中无声死去!!!有多少富饶的土地干裂了,有多少丰沃的农田荒芜了,有多少墙倒下了,有多少房屋被摧毁了,有多少孩子在战争中死去,有多少无辜的百姓在所谓的宗教中被焚烧,有多少人无家可归,有多少人刻着战争的烙印诞生或老去。我飞快地敲下这段语无伦次的文字的同时,想起了正在炮火之中的加沙地带的孩子们在新闻图片上的眼睛,我不能控制自己在模糊的视线之中,逃避他们惊恐的眼神。此时不禁又想起胡赛尼笔下的阿富汗少年,战争中的孩子,没有童年。

我无意于在这里谴责战争和宗教之争,但我一下笔,这个无意识的谴责和控诉就已经被赋予了。就如影片一开始,Boyle就打下了这个爱与和平的基调。不,或者他并没有在这里强调爱与和平,但他在这部电影所摄取的细节,所安置的片段,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这种无形的追求。他的基调是深刻的,他的目光是冷峻的,现实、回溯、记忆三者不断穿插却丝毫不混乱,画面的切换紧密而微妙,随着警察的质问,回溯“百万富翁”节目的“答案”,推开记忆之门……

一个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的十八岁青年,打破了百万富翁节目的历史最高记录,他是幸运的,但他说这是命运,而我却只能说,这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关于同一个问题的不同体知,也即是他们在各自不同的阶级里构建的不同的“常识”体系。梁文道在他的第一本大陆出版时评集《常识》中自序里写到:“本书所集,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若觉可怪,是因为此乃一个常识稀缺的时代。”确实,这是一个常识缺稀的时代,事实上,常识往往是因人而异。所谓经济决定上层建筑也即是这个道理,常识也是阶级的产物,所以它必定也有它自有的信徒。两个不同阶级的人,他们各自归属于不同的常识体系,但往往,一个人的阅历和经历,常常打破这其间的界限。这种界限是微妙的,因此,当百万富翁主持人提出那些对一个贫民窟的底层人民来说可谓是天问的问题时,杰玛的正确答案让他惊诧了,这种界限的突破让他感觉到了某种威胁,或者说,赤裸裸镜头下千万人面前一记耳光的侮辱。正如上层人士的舞会中,一个穷小子带走了场上最美丽的备受尊崇的淑女那样,让在场的上层男士们觉得难堪。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是一个常识缺稀的时代。

集友情、爱情、亲情于一身!融合宗教与社会问题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成为丹尼·鲍尔继《猜火车》之后又一成功之作!

在《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电影中,电影的开头给我的感觉无非就是社会与宗教问题。导演通过一个特写镜头给我们展示了,在印度的某座城市里,有一群社会最底层的人群的所居住的地方----贫民窟!他们为自己的生计问题所烦恼,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他们的子女低人一头;无论在哪,都会受人欺压!宗教的冲突让他们失去亲人,被迫离开他们唯一的居住地。而最终让我们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的圆满结局,让我们在我们所剩有唯一的期望中得到欣慰!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这部悲剧式的戏剧片,以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作为贯穿始终的线索。一种对爱情的坚贞;一种对金钱的欲望。对亲情对友情的回归与超脱,在影片中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影片一开始是一群生活在贫民窟的孩子在所谓的“私人领地”完他们的棒球而遭警卫的驱逐。在追逐中,孩子显得是那么的天真,他们还没有认识这个世界的虚伪与黑暗,贫富所带来的罪与恶!他们还在憧憬未来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宗教冲突使他们不得不回到这个残酷的现实世界中。而在此时,命中注定的女主角拉提卡出现,命运以为他们定下契约,三个火枪手的故事将再度重演!

命运总是那么喜欢与人开玩笑,3个火枪手被利用儿童乞讨敛财的犯罪集团首领普努斯所带走,他们用残忍的手段来弄瞎孩子的眼睛。当普努斯准备以同样的方法来诱骗贾马尔时,被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哥哥舍利姆所带走逃跑。兄弟二人跳上火车逃跑,拉提卡追奔而至,然而最终舍利姆将手松开,拉提卡最终成为贾马尔的痛和遗憾!两个天真的小孩,在黑暗虚伪的社会中慢慢长大。好不容易找到拉提卡时,普路斯的出现给3个火枪手带来个新的麻烦,最终舍利姆在无奈中开枪!普路斯的死亡并没有让卡提卡和贾马尔在一起!此时舍利姆背叛友情与亲情,在背叛中,舍利姆走上不归路。此时的贾马尔只有在无奈中离开!

最后友情爱情的回归与超脱使电影得到了满意的结局!

然而这部电影的拍摄手法是最特别的,电影用倒叙的手法来展开电影,通过贾马尔回答问题做引子以及回忆来进行拍摄,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感受到电影中所变现的情景,导演通过远景镜头展示的了印度的贫民窟的范围。在宗教冲突中,所死亡的贾马尔母亲,导演通过定格的画面来增加其突如其来的情节带来沉思。在展示泰姬陵这一场景时,导演通过第一视角加广角镜头来展示这一名胜的壮丽与宏伟!电影中升格与降格以及空格镜头的的配合是故事的情节得以发展,表现出贾马尔与舍利姆在漂泊的生活的中长大。在极短的时间内得以这一无关紧要而有不能不省略的镜头。

在这部电影里面我们不得不说舍利姆,这位出身在贫民窟的孩子,似乎天生就有种对钱的热爱,可以为钱买点弟弟得之不易的签名照;为了金钱,可以卖掉弟弟喜爱的女人,最终他在装满钱的浴缸中死去!舍利姆毋庸置疑是该影片中不可缺少的任务,在某些程度上,甚至超过男女主角。

新的电影里程碑、不看后悔死、新的电影现象……洛杉矶的评论人不会对此吝惜任何一个褒奖之词,俺虽然是对本片摇旗呐喊,却也觉得这些形容词过头了。当然也有很多朋友开始找本片的毛病,例如红袖就直言不讳的挑明这是个大忽悠,全国人民别上当啊……这里先谢谢亲爱的朋友们给提了醒,俺素来给冯小刚大爷忽悠惯了,到现在还有点脑震荡后遗症,不过好歹也学会了三思而后行,也略懂一些拿来主义的皮毛了。至于《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是不是真的极端忽悠人,俺暂先不发表意见,不过单从这片子的各个地方露出的马脚来看,还真难掩饰住丹尼·博伊尔同志狂恋奥斯卡的野心,俺个人是不反对野心的,毕竟野心在未发展到暴力阶段之前是尚可以催人奋进的,对于我们的博伊尔同志,这份野心早就蓄谋已久啦,就等奥斯卡一颁,雄霸天下了。

在俺看来,这个片子就是直冲着奥斯卡去的,而导演为之做出了不少的妥协,甚至原来一个很好的现实主义题材也被整成了浪漫主义故事,当然还有一些炒冷饭的嫌疑,比如抄袭梅里尔斯的《上帝之城》。不过丹尼·博伊尔远比梅里尔斯聪明,至少他知道现实主义是赔本赚吆喝,浪漫主义才是生存之道,譬如同样题材的《西区故事》(俺一直觉得《上帝之城》是一个脱胎版的《西区故事》)就曾获奥斯卡殊荣。至于《贫民区的百万富翁》是怎么妥协的,怎么具备了奥斯卡的终极可能性,俺还得试着加长文字在纸上谈谈兵,依旧只是略懂,但凡朋友们拿来开刀了。

开心辞典:面向娱乐产业的妥协

影片之中的那档节目叫《谁想成为百万富翁》,典型的智力问答节目,这类东东在全世界都很流行,我们看到国内小丫姐姐玩的《开心辞典》早已经不知道落后了人家多少年。到底是日韩克隆欧美,台湾、内地再克隆日韩,综艺节目都是这么延伸出来的,可别以为我们内地的节目诸如《幸运52》、《星光大道》、《梦想中国》之类的乃是本土原创。说实话娱乐产业的流行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消费,并可以取得广泛的广告效应,所以很多导演也在片中不厌其烦的大搞娱乐产业,演唱会啊、选秀啊、颁奖典礼啊都是层出不穷,观众也乐得去欣然接受。

俺个人就非常欣赏周星星同学在《大内密探零零发》里安排的那场冒牌奥斯卡颁奖礼,不但揶揄了自己一把,更弄得我们差点掉出泪来。所以导演们乐于在片中搞娱乐文化,俺基本上是不反对的,只有冯裤子先生那种拼命给手机和信用卡特写镜头的拙劣方式才值得俺狠狠的去鄙视一下。当然对于博伊尔导演来讲,这个嫁接方式还是蛮不错的,即满足了我们看一场娱乐节目的兴趣,也同时顿饱了他的电影大餐,真的是一石二鸟,其乐无穷。

贫民英雄:面向草根民众的妥协

不得不承认,《贫民窟的百万富翁》(SlumdogMillionaire)是部极端忽悠人的电影,它忽悠的技巧是如此的高超,以至于不用忽悠出什么实质来就可以博得“艺术”的名声,堪称西方的赵本山大爷。

首先,看不到5分钟,俺就开始热泪盈眶:NND,这简直是对粉饰太平的宝莱坞的一记响亮耳光啊!可以说,本片前半部分是阿三们自电影发明以来最应当拍、却一直没去拍的题材:一个“真实”的印度,而不是宝莱坞电影里被华丽丽的歌舞升平庸俗化、脸谱化的印度!这种通透的感觉,就像你连看了《无极》与《十面埋伏》之后,突然看到了《天水围的日与夜》,你会发现自己不再是自己,而世界从此变得如此不同……

慢着~~也许用《天水围的日与夜》来类比是不精确的。因为从风格来说,博伊尔在本片前半部分的处理手法,几乎完全是《天水围》的反面。博伊尔的镜头,总是在强烈对比中渲染情怀;这种镜头下的印度,既是贫瘠落后的,又是充满生机的;即是冷酷残忍的,也是温情浪漫的。而最关键的,是这所有的一切,都被包裹在一种能量过分发达的镜头语言中。这种电影美学以激动、甚至躁动的姿态来反映现实,相对于许鞍华那种“古井不波、心如明月”的风格,简直是艺术手法上的两极。然而,这样跳脱浓烈的风格,又正合了这一部分大起大落、剧烈变迁的内容,同时也与印度这个古老而贫穷的国度在现代化过程中的时代脉搏吻合。难怪有人给本片带上了“史诗”的帽子,从这前一个小时的内容与气势来看,也差不离儿。

是的,如果要类比的话,《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前半部分,更像是印度版的《上帝之城》(CityofGod),甚至比后者更震撼,因为《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这一部分有着《上帝之城》稍欠的“感动”。这种“感动”主要是来自片中三个小演员,编导对他们关系的设计,虽然有点俗套,但是纯天然的表演可以抵消任何庸俗,甚至可以将庸俗转化成“生活的原汁原味”。当我们真正开始为人物的命运担忧的时候,这样的手法就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即使是个更大的俗套,至少观众的心还会被“感动印度”的人物系住吧……

真没想到,俺平时买六合彩连个纸尿裤都没中过,这次心里的嘀咕却一语成谶:俺刚想起“俗套”的可能,影片的情节从长大后的“弟弟”重逢“小甜甜”起,就旗帜鲜明、且不可救药地滑向melodrama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