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清明上河图的观后感600字-清明上河图

首页 > > 时间:2021-01-13 标签:清明,祭扫者,汴河

有关清明上河图的观后感600字-清明上河图

《清明上河图》的中心是由一座虹形大桥和桥头大街的街面组成。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大桥西侧有一些摊贩和许多游客。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许多游客凭着桥侧的栏杆,或指指点点,或在观看河中往来的船只。大桥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有坐轿的,有骑马的,有挑担的,有赶毛驴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大桥南面和大街相连。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汴河景色的。

该图描绘了清明时节,北宋京城汴梁以及汴河两岸的繁华景象和自然风光。作品以长卷形式,采用散点透视的构图法,将繁杂的景物纳入统一而富于变化的画面中,画中人物1000多,衣着不同,神情各异,其间穿插各种活动,注重戏剧性,构图疏密有致,注重节奏感和韵律的变化,笔墨章法都很巧妙。是我国珍贵的文化遗产。

《清明上河图》在细节描绘上有着巨大的艺术魅力!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习!

清明细碎的雨丝,把谁的视线阻挡,又把谁的眼睛擦亮。

——题记

芦苇满塘图

芊芊芦苇,在坦途上扎根,无拘无束;在纤桥旁摇曳,蓬蓬勃勃。从苍翠的湖绿,渐渐化作浓重的黑色,却依旧亭亭玉立,倩影婆娑。即使翻越季节的山峦,静候白露降临,那满目的芦花与天上的白云融为一体,绵延至月光不能触及的地方,也依旧洁白,充满蓬勃的张力,然后在冰冷的纯洁里面画上生命的句号。

微风轻轻拂过,那漫天的芦花飘飘荡荡,旋转,下滑,最后落入河中,随着涟漪越荡越远,直至消失。汩罗江畔,他仰天悲叹,居庙堂,不能为民解难;谪乡野,不能替君分忧,悲哉!悲哉!他纵身大江,荡起的涟漪是芦苇悲鸣的泪滴,在湿湿的夜色中流淌,青春生命的枝叶包裹起千千万万的崇敬,投入历史的长河,成为端午节最深沉的纪念。为他献上一束淡雅的芦苇花,附上我最诚挚的感念。

山水缥缈图

古人醮墨满山点苔,野景迷离,淡墨薄雾隐远山。长长的画卷中江山远近势尤工,咫尺有千里之趣。“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清明时节,这北回归线上的绿宝石绽放出它最耀眼的光芒。雾缭绕,山缥缈,时不时有一缕炊烟渗进雾中,带着点点湿气拂绿两岸。

一叶花瓣的灵魂就是它的香气,一个名字的灵魂就是它所牵引起的记忆。他说:“为着追求光和热,人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生命是可爱的。但寒冷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他的豪迈比起山水的壮丽毫不逊色。“在白天里我忙碌,我奔波,我笑,我忘记了一切地大笑,因为我戴了假面具。在黑夜里我卸下了我的假面具,我看见了这世界的面目。我躺下来,我哭,为了我的无助而哭,为了看见人类的受苦而哭,……”为巴金献上一束橄榄枝,赠与我最真挚的感谢。

家国之思图

思绪随着眼前的风景回望现实,“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受贿841万多元,受贿数额特别巨大,论罪当判处死刑。”“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对鄢陵县地方税务局原局长王信琪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决定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10年。”……中国的腐败现象越来越多,越演越烈,金钱让一个个两袖清风的“书生”走向不可挽回的深渊,记得介子推曾送重耳一首诗,现我将它转送给祖国所有官员们: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清明上河图》

来源:《人生十六七》2019年第04期

一轴白描市井的画卷、一段京华烟梦的收藏、一部民俗民风的史诗。这或许是东京汴梁城的某个清晨,或者是正午,或者是黄昏……

丈六长卷,表现了东京汴梁的风采神韵;妙手丹青,渲染了神州沃野的繁华似锦。轻轻打开《清明上河图》,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祥瑞之气,生民之气,灵秀之气,裹挟着我,簇拥着我,直到把我融化进去,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

绝美的图画与传奇的故事,那样的清瘦和饱满。是谁将艺术种子,不,是文明的种子,播种在清明铺展的底稿上?是谁将画笔的丝丝鬃毛铸成动情的音符,用妙奥的音律牵引梦般飘逸的步履?

清明,枝头刚摆脱了寒意的料峭,茅舍长出青青的炊烟,草桥在水中划出清晰的弧线,春天的心韵在村庄田野间渐次舒展开来。白云伴着天空的脉律翩翩起舞,唤醒睡眼惺忪的土地;鸟的歌喉活跃起来,撩动林涛的琴弦,轻吟绿色的心扉;花儿的清香在微风中无边地弥漫,芳香了人们憋屈了一冬的呼吸……

汴梁郊外的官道上,只見张择端,翰林画史,布帕束发,手握摇扇,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骑一马,携一仆从,马虽偏瘦,但洁净俊朗;人虽稍疲,却意气风发,也许满目的春和景明,激活了画家的灵感,《清明上河图》便在春天的画布上润色起笔。也许这是一幅俗得不能再俗的国画,画幅写满柴米油盐酱醋茶;然而这是一幅大得不能再大的国画,锁住所有南来北往的脚步。张择端,那个书生样的背影,用自己神功妙笔,泼墨勾勒,娓娓诉说一个王朝的富庶繁华……

被岁月斑驳的颜料,无声地记录着时间碾过的痕迹……骑驴者、踏青者、坐车者、祭扫者、步行者、赶集者、驻足者、观唱者……茶坊坐着的不只是文弱的书生,酒肆站着的不仅是贪酒的脚夫,肉铺挂着的不全是新鲜的猪羊,庙宇进出的不都是虔诚的行僧;看街景的士绅昂着高贵的头,做生意的商贾迎着堆笑的脸,骑马的官吏睁着审视的眼,行乞的老人垂着佝偻的背……芸芸众生,栩栩如生,世态百相,我到底是哪张面孔?